駐足而立,悵然若思,物皆物語。
——生田長江

若有人問我可還記得什幺重要,或是有趣的事情,我大抵是會沉默不語的。

可要是先給我看一件,或一些事物:家中那臺老舊電腦。

「嘻!小時因此捱過打呢!」

因而,許多事物是不能丟棄的,它們皆承載着我的記憶,價值非凡。

說起來可能有些奇怪,我沒有什幺朋友,至於所謂「留下深刻印象」,「產生巨大影響」之類,我只能說了:

「我是一個固執的人。」

或許該說是「利己主義者」。

所以呢,我自以爲三觀很「正」。

說說朋友們吧。如今,現實中不過數人而已。並非「酒肉朋友」之類,而是由時間所見證的真心朋友。一同學習、思考、交流,互相扶持,無需以物質來維繫的友情。

可以物質來紀念,或是見證友誼卻是必要的。

物會助我記下那些終會忘記的記憶,說的直白些:忘了,再看看就行了。

人與人之間,即便是朋友,更甚爲家人,也不會一直待在一起。畢竟,人是獨立的個體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想、見識。

追求自由,而自由,即爲「按自己的意志行事,併爲自己的行爲負責」。

終會去上海、新疆和東京,未來還會有其它地點,而後,我會寫下自己的見聞及感想。

我的物語。

當然,以上還處於理想狀態,屬於未來「我記憶中的物語」。

現今,身爲思想的漫步者,藍天上的雲朵。當是好好珍惜這段與神同在的時光了,究其原因嘛。

我現有的四篇物語,皆是文筆醜陋,不堪入目。

繼續將這物語寫下去罷!作爲成長的記錄倒也不失爲一種不錯的用途呢。

記憶深處的思戀,是我內心的物語。